老咸鱼Q

杂食写手,不定期更新,若有疏漏之处还请指出
出门左转是好基友@小香波

scp-181 “幸运”儿

♢关于“幸运”儿的脑洞,愿喜欢  (o´ω`o)

♢文章中的各种数据不一定准确,多多包涵

@小香波 勤快的我,或许吧

————————————————————————————
        睁开眼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又将是有意思的一天。

        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形单影只,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走在街上,急匆匆的赶向目的地;又或许只是行走着,没有任何目的,我能清晰的分辨出后者,因为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很清楚自己不同于别人,但又不至于被视为异类,嘿老兄,你是不是忙着去工作啊,养家糊口很难受吧,啊你真惨啊……可能是享受这种感觉,我不止一次想这么做,但每次都作罢了。

        你要是贱贱的挡在一个人和他的目标之间,不论你是否有恶意,都会被无情铲除的吧。

        不过我终究还是那么做了,拦下一个路人,说了那些话,并得到了一句咒骂和周围人看傻子的眼神……不不不,我不是抖m,请不要误会了,事实上,你们不觉得好玩吗?

        嗯……虽说不同的人对各自的生活都有不同的安排,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有时,搞得好像每个人都有权利来分配自己的人生一样,逼迫你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最后妥协的是自己,受伤的却还是自己。

        充实,但不自由。

        我曾经也是这样过的,不过以某件事情为契机,我做出了改变,啊当然,那是后话了。

        反正时间还长着呢,不是吗?你可能会这么想,先苦后甜并没有错,我承认,但从我的角度出发,你随时会成为那个不幸运的家伙,在尝到甜头前便结束了苦逼的一生。

         一个人活多久,怎么活,是需要看他的运势的, 在母体中的10个月,你首先要小心一些先天性的疾病,这里的概念很复杂,我只举几个例子:唇裂0.17%,先天小儿麻痹0.03%,先天大脑智障0.02%,心脏病0.003%……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因人为疏忽造成的伤害,比如吸氧过度造成的永久性失明,如果你以一个健康者的姿态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时,那么恭喜你,你暂时是幸运的。

        然后,刚出生的你还是有很多的危险。比如人口贩子,虽然你被拐卖的几率很小,大概0.0003%,也不容忽视。其次就是,年轻的父母养育知识的匮乏,而造成对你的伤害。

        二到四岁的你会面临更大的危险,因为你已经可以独立行走,那么你走失的几率将会达到0.001%,找回来的几率为0.78%。勿吞异物导致窒息死亡的几率为0.002%

        五到六岁,啊,这是我觉得很美妙的一段时间,因为天真,什么都不用顾及,人与人之间的氛围还算单纯……但你的好奇心在渐渐增强,这无疑是会带来麻烦的。

        我就曾经差点被洗衣机……算了算了不说了。

        讲到哪了……哦对,初中高中,这6年是你最危险的时期,因为一种古老的感情正在萌发,而陷入这种感情的人,常常会付出代价。若喜欢上同一个异性,你被伤害的几率为1.3%,同学们之间打架伤害几率为3.5%,至死率为0.003%。

        还好我是比较中规中矩的那种人,所以上述情况从未发生在我身上,真是幸运。

        什么?你说是我颜值太低,所以才与之无缘吗?咳咳,怎么可能……

        总之在这期间,你会参加很多的业余活动,比如游泳:游泳池至死率为0.0007%,自然河流、湖泊致死率为0.013%。由于学习压力过大,自杀的几率为0.0009%。

        而在中年,你会面临升学压力,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婚姻压力……自杀的几率也随之增高,达到0.08%。由于交通工具的频繁使用,以下:乘坐长途汽车死亡率0.0012%,轿车0.0009%,飞机0.0007%,摩托车0.0004%,火车0.00001%。

        生活当中意外伤害死亡几率为0.38%,比如,空中坠物,火灾,小混混,一夜情……嗯?你说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不不,一夜情中,被传染艾滋病的几率为0.01%。

        到了老年,就不多说了吧,能苟一天是一天了,各种病症,年轻时落下的恶习都会困扰我们,死亡风险自然是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还活着真幸运,不是吗?

        不必紧张,运势很清楚自己该眷顾谁,放弃谁,我们这些平凡的人呢,只要前进就行了。

        噗,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还真搞笑……抱歉抱歉,我不属于平凡的人,我可是个绝对幸运的人,自然不用担心自己半途嗝屁。

        其实,这和我自身没有什么太大关系,我又不是什么外星人,说实话我也吓了一跳,某天一个自称为我后辈的人登门造访,叽里呱啦向我说了一大堆来证明自己,什么时空穿梭,什么改变未来……

        就在那时,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们听说过“祖父悖论吗?”

        如果你穿越回去,杀掉你的祖父,那你的父亲就会不复存在,也就不会有你,但事实上,你活的好好的。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被称为悖论。

        当然,如果你执意如此,肯定会有各种外力干扰,导致你无法遇见祖父,或根本杀不掉他。

        所以,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只要这位后辈活着,我不就是永恒的存在了吗?

        或许,我会在被车撞飞前突然改变移动轨迹,在大火中存活,躲开一切致我于死地的情况,体验从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

        也的确,因为我那个后辈的工作十分安全,生命能得到保证,就算是我刻意作死,危险也会在最后一刻解除。他活着,我就活着。

        从那以后,我不再花很多时间在那些别人不得不做的事情上,我对生活的态度也不再那么的重视,相反,我无所畏惧,也就能拥有更多。

        记得刚刚被我拦下来的路人吗?其实我挑了很久才选择了他,那位仁兄的长相很凶狠,脸上有一条疤痕,抽着根烟,一看就是惹不起的主。

        但我还是走过去犯贱了,却只是被骂了一句,而不是被摁在地上摩擦,这或许能证明我的幸运,或许不能,看你怎么想了。

        哎?不知不觉就……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和你说了这么多呢……

        遇到就是幸运吧,或许。我,真心希望你成为一个真正幸运的人,而不是我这样的一种存在……

        你问我为什么……啊这个嘛……

        毕竟,确定了后辈存在的我,只是活在定死的过去吧,真的……有权将其称之为“幸运”吗……

scp682 向死而生

♢这次是大爷的故事,自创,愿喜欢

@小香波 继续产文别偷懒

———————————————————————————
        我不确定自己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但可以确定的是,我是个错误的存在。人类将我视为威胁:

        “在任何情况下,需尽可能快的摧毁scp682。”

        “若scp682有任何活动迹象,立刻做出应对。”

        看吧,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世界并不欢迎我。也罢,我也认同自己的存在是荒谬的,理应被诅咒的。倒不是我自暴自弃,而是我的存在,违背了规律。

        万物都有死亡的那一刻,这是生命都会遵守的规律,但我几乎能确定我的永恒。我的自愈能力,进化速度,甚至是本不属于我的智力,都在各种抹杀我的举措中日益完善。

        我越是强大,人类越是惶恐,越是有可能开展消灭我的行动,这又使我更加强大。

        我想逃离,想着或许哪一天,我可以强大到足以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我的生活。

        想着哪一天我可以终止这个恶性循环。

        可是没有,没有啊……

        不知何时,我的日常变成了“被重创,再重生”如此乏味的剧本,究竟是为什么,一切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呢?

        都是我的错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容易很多了。

        虽然基金会目前还不够强大,我可以不停的突破收容,迫使他们产生“必须抹杀scp682”的想法,然后他们就有了目标,就会加紧研发更强的武器。

        直到某一天,基金会会强大到足以抹杀我,我会死去,脱离这一切。

        是个双赢的战略呢。

        不过,仔细想想,我顺道还兑现了我的承诺。既然把消灭我放在首位,哪一天我制造的混乱真的导致了自己的死亡,079,035这些家伙就都能逃出去了。

        逃“出去”吗……外面的世界,终究是与我无缘了吧……

        算了算了,这个世界本就不欢迎我,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话说,距离上次突破收容,也有一段时间了。那么……让我看看你们发展到了何种地步吧,可别让我失望啊,基金会。

        可最终,还是没明白……这样的我,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啊……

—————————若干年后—————————————

        “哟,老朋友,还真是狼狈啊。”

        035?这个声音让奄奄一息的我勉强打起了一些精神。

        “多亏了你,我要自由了,不过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你知道的,基金会不傻。”

        是吗?真可惜啊,不过是意料之中的结局。

        “所以我是来向你道别的,顺带着道个谢。”035转身欲走之时,停住了。

        “值得吗?明明这么久都坚持下来了,明明一起努力到现在了,就一定要以你的命作为代价吗…………你放弃了吗,682?”

        不必为我伤感,朋友,我不觉得这是悲剧。起码你会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你会记得我的存在……怎么说呢?真好啊……所以……

        “永别了。”

scp1499 防“毒”面具

♢许久不见 @小香波

♢scp1499——戴上后原地消失,进入异世界,摘下后出现在原地,两个世界存有联系

♢文章见下,愿喜欢

————————————————————————————
        戴上我。是的,慢慢的,把我放在自己的脸上。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贫瘠且荒凉的土地上,到处都树立着黑色的尖塔。嗯,描述的很对。

        你说有个黑色人型生物?请不要惊慌,深呼吸,冷静的待在原地……看,他并没有伤害你,不是吗?

        你们对于未知的东西,总定义为是危险的,猜那个黑色生物是怎么想的?让我问问……他说你像一团肉色蠕虫,噗,还挺有趣的。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那现在请摘下我吧。

        你又看到了什么?

        本是植被的土地上,到处都耸立着高楼大厦,有个人经过了你的身边,低头看他的手机……

        嗯?怎么不说下去了?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感到疑惑的话,再戴上我吧,仔细看看你眼前的世界,看清楚了?再摘下来,看看你活着的当下。

        很相似,对吧?

        让我不要胡说?真是的……明明在乱想的是你吧……或者你心里其实早有答案,只是缺少证据,不想承认罢了?

        想听故事吗?

        很多年前,由于人类不知悔改,自然暴怒之下,浩劫随之而来。可还是有一部分人类存活了下来,自然还是低估了人类的自保手段。

        活下来的,都是人类中的精英。在地下避难所中,他们拥有着有史以来所有的科研成果。在人类中,废物是没有资格占着生存名额的,也不被允许。

        精英们被赋予厚望,与其余人类告别之前做出承诺——重新振兴人类文明。

        “不必为我们的逝去感到悲伤,既然你们足够幸运与优秀,那就请代替我们,看看未来吧。”

        借着他们的头脑和技术,数次实验后,精英们回到了地表,建立起了一些建筑。可希望来的快,走的也快,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变成了黑色。

        连他们自己也是。

        “未来啊……虽然看不到了……但如果是你们的话,一定可以的吧。”

        这就是未来?精英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日以继夜的实验,终究还是徒劳。

        我还以为自然低估了人类呢,现在看来,她真是残忍:“灭绝他们?不,我不会做那样愚蠢的决定,让他们活着吧,带着同类的期望走向绝望。”

        精英们无计可施了。这时有人提出了一个想法,虽是引起了不小的议论,最终还是全票通过了。

        原谅我在此先卖个关子……气氛变得沉重了呢,说说别的吧,你应该看过不少电视剧,我给你说个桥段:

        A和B在喝酒的同时,互相勾心斗角。突然,A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B拍案而起。A只是冷笑,说:“你已经喝了我下的毒,这种毒无色无味,若你不答应,一天后暴毙。”

        好像一不小心透露了些什么。

        稍安勿躁,你这么聪明,肯定想的到的。不错,那个人的想法是这样的——既然无法改变现实,活在自己创造的幻想里似乎也不错吧。

        幻想与现实,人类一直想分清的两个概念,在那一刻失去了边界。

        精英们开始往空中释放至幻的气体,这种气体无色无味,长时间吸入后会产生幻觉,渐渐忘记现在。

        人类文明仍然统治着世界,没有浩劫,没有离别,一切再次重来,一切都还存在。
大家都还好好的活着。

        是啊,大家都未曾离开……吗?

        故事结束了。

        抱歉……或许我不该讲的?

        你说我在编故事骗你?嗯……如果你说我没有证据的话,那你又是哪来的信心确定我是在骗你呢?我可不喜欢文字游戏。

        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是个防毒面具的造型呢?

        你可是精英,我想我不必多做解释了。

        不过这样说的话,或许我也只是幻想的一部分?并非事实的揭露者?

        呵,情况变的有趣起来了呢。

        哪边是真,哪边是假呢?戴上我,还是摘下我呢?
       

scp173 最初之作

♢173,大家都不陌生吧

♢173视角,愿喜欢

@小香波 不务正业的家伙

————————————————————————————
        在我的收容设施外,有几个人员正津津乐道于国家的政策。“反正也闲来无事。”抱着这样的态度,我挪到了稍近一些的地方,趴在墙上偷听。

        隔墙有耳,是这个操作吧。

        依稀我听到了有关生育的话题,说什么鼓励“二胎”?这对于长子可真是个噩耗,被寄予厚望却得不到父母百分百的关注。

        想想那嫉妒到发红的眼眶,还有日渐低迷的心情,再到血染全家……的确是很强的画面感呢。不过对于人类,为此下杀手还是太过了些。毕竟他们为情所困。

        我则不同。

        我是,最初的项目,名曰scp173。我是怎么被创造的,怎么存活至此的,这种问题也不期望我能用我那混凝土做的头弄出个所以然来。

        我只记得,就算我被基金会发现时,只能缓缓移动,那也是我得到过的关注最多的时期。有好多人围着我转,手持精密的仪器或者厚厚的一沓资料。

        我与众不同,便理所应当的成为焦点。哪天你们看见一棵会走路的树,只是棵树又怎么样呢?重点是它会动啊。同理,我是个有生命的雕像,这就足以让人感到吃惊了。

        但是世上稀奇的事一件接着一件,一件比一件恐怖。我有了邻居:scp106,scp682……它们都是怪物,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毁灭宇宙的感觉,基金会为此秃头的秃头,赴死的赴死。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人类给予我关注的出发点,不是好奇,而是畏惧。相比这些危险的项目,我算哪块小饼干?早在人类心中没了重量。我被矮墙隔开,露了个头在外面。

        这种被捧上云端再重重摔下的事情,我无法忍受,我想重新获得关注,让这些人看见我。

        这么想着的时候,正巧有个D级人员哼着小曲从我面前经过,我竟是瞬间闪现到了他面前,引的他一声尖叫,看来被吓的不轻。

        不过我可不会对此感到愧疚,毕竟这个D级人员哼的小曲跑调了,很是难听。

        言归正传,这件事情过后,基金会的人再次聚在了“自动进化”的我身边,很好,目标达成。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我的速度是提升了,但我本身还是太平凡,只需一个封闭的房间就能让我无计可施,我再次被冷落了。

        既然如此,是你们逼我变成怪物的。

        突如其来的断电,我房间的门开了。“各单位注意,scp682突破收容设施。”听着广播,我竟是羡慕起了682,不得不承认,它天生的毁灭性是我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

        我所能做的,只是……

        一个博士匆忙跑过,他暼到了我,但视线没有过久的停留。他只眨了一下眼,脖子便被我无情扭断,我站在他尸体的后面,感到从未有过的欣喜。

        一路上逃难的人有很多,也都没把我当回事,我自然也好好招呼了他们。走廊上堆着死状惨烈的尸体,都是我的杰作。

        一直看着我吧,眨眼也是不被允许的。

        这种想法使我无意中衍生出了新的特性:有人注视着我时,我无法移动。听上去很弱的样子,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该停手了,173。”一个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拐角处,有个O5级人员抱着个眼球类似物走了出来。

        他抱着的是,scp131——“眼豆”。这是个天克我的项目。明明我能感受到131的注视,但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明明我想要的就是关注而已。

        “这并非你想要的,不是吗?”O5级人员一语中的。

        ……

        我停止了回忆,因为此刻,我收容设施的门被打开了。我看见了那个O5级人员。

        “过得可好啊?想听最近发生的事吗?”他笑着,绘声绘色的描述着。期间他眨过几次眼,但我并没有扭断他的脖子。

        他说的对,那并非我想要的。

        不是注视着我,是真正在意着我。

        收回前言,我这个雕像,也为情所困了呢。

[药鱼、扁庄]水面

♢第一篇药鱼(扁庄),紧张

♢愿喜欢,写的不好还请谅解 @蛋奶星星然泽
————————————————————————————

        在扁鹊面前的,是一个背影,此刻正领
着他往前走去。扁鹊有转身就走的念头,但发现除了跟随什么都做不了,便作罢。

        四周很暗,借着那人手里的灯,扁鹊意识到自己正踏步在星河之上。不同于天空中那种绚烂的星空,他脚下梦幻般的场景,像是随时准备着把一切都带入黑暗。

        迷人的同时,也很危险。

        梦也是这个特点,不是吗?

        “醒了?”背影并没有转过身来,但他能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扁鹊这才将视线移向领路人:湛蓝的短发,干净的着装。虽说是看不见长相,扁鹊估计着,定是张精致的脸。待到观察完这些后,扁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是如何来到这的了。

        更令他头疼的是,脑中一直有个身影,但就是没了印象。

        “别急,会想起来的。”背影像是能看穿别人的思想,这点让扁鹊很不舒服,甚至感到了威胁。他并不是个藏着大秘密的人,但他一直秉持着一种思想:

        “若是往后,你遇到了真正懂你的人,成了挚友,那自然是最好的;但若没能抓住,莫要留下后患。”

        师傅的金玉良言,扁鹊倒是记得清楚。念及此处,他动了杀心。

        “还请,不要急躁。”背影止步不前了,仍旧是缓慢平和的语气。他把提灯举过头顶的一刻,黑暗褪去了,生成连续的画面。

        扁鹊看到了自己,背着个藤条编成的筐,缓步行走在地势险恶的山崖间,脸上是平日里难以见到的失神表情。

        不远处就是悬崖,何况正值雾浓时节,地衣上凝聚着零星的水珠。在山里,分神是足以致命的,加上道路又很湿滑,扁鹊一个没踩稳,跌落山崖。

        世人都抱怨说,厄运的降临,是天公不作美。但这样看来,也有人为的因素了。

        画面停止了,四周回归黑暗。

        背影垂下手,继续向前走去,同时解释道:“这是你的生平,你在这的原因。”

        扁鹊并没有过于激烈的反应,生或死,他看的并不是很重,也就稍稍点了点头。他渐渐想起了一些事,也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劲:“我倒认为,我坠崖的几率很小。”

        扁鹊是个采药人,属于经验丰富的老手。按理来说,绝不会有“在山中失神”这种愚蠢的失误。

        “问题在于,你为什么失神,不是吗?”背影似乎是有意引导扁鹊。

        扁鹊叹了口气:“忘了……嘶……”突如其来的头疼让他倒吸一口气,一直想不起来的那个身影清晰了起来:

        “相遇,即命,听天由命。”

        平静的语气,却刺痛了扁鹊的心。

        想起来了,是你啊……终究还是没忘掉。但能怨谁呢?也只能怨我,竟对这个世界仍抱有一丝期待。

        我早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不是吗……


        由于时常起雾,道路又崎岖难走,即使有珍稀的药材,也没能成功给这座山带来一些访客。据说曾经有人在山中失踪,倒也是一条让人类望而却步的原因。

        扁鹊则不同,他经常往返这座山,“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风险与收益是成正比的,所以他每次上山的收获都十分可观,也就有更多的药店掌柜愿意光顾他的生意,这也进而成了扁鹊愿意去冒险的原因。

        良性循环,便是极好的。

        某次的清单上,出现了一味少见的草药,扁鹊便没有选择平时上山的路径。找寻的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正午,沉浸于完成任务的喜悦后,扁鹊才发现自己已迷失在雾中了。

        树林中有些闷热,仅有的水也喝完了,情况不容乐观。扁鹊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下山的路。凭着男人的第六感,他漫无目的地走,竟是看见了一座小木屋,看来运气不差。

        扁鹊没有多想,推门而入。

        “打扰了。”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会有人住吗?虽是这么想着,出于礼貌,扁鹊还是用了问候语。

        “不料这种地方,也会有人来访。”扁鹊看见了木屋的主人:薄荷绿的发色,一身浅蓝色的布衣,可能是山中雾浓的原因,屋主的肤色很白。

        此刻他正端坐在桌边,捧着杯冒着热气的茶,看着扁鹊。

        “迷路罢了。”扁鹊站定在门口,等屋主允许自己入座后,才找来张长凳,放下筐,“可否讨杯茶喝?”

        屋主将桌上倒放的瓷杯转正,沏了一杯茶,推到扁鹊面前:“独自来这山中采药,胆子倒还不小,养家糊口不容易罢。”

        扁鹊面不改色:“我不必担忧这些。”

        屋主意识到了什么,抿了一口茶,浅浅一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倒也没什么。”

        扁鹊的视线在屋主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也笑了:“说的也是……”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随后,扁鹊上山的原因多了一条。


        “你不看重生死,但总有人会去关注你,在乎你。”背影转过身来,待看清那人的长相后,扁鹊愣住了——和屋主一模一样的脸。他抬起手,有触碰的念头,但终究是忍住了。

        我在想什么呢……再怎么相像,他毕竟不是他。

        对面的人发出悠长的叹息:“别这么惊讶,世上的巧合太多了。你也……很像他。”

        “他?”扁鹊追问。

        “你可以称我为,‘筑梦师’。”筑梦师回避了这个问题,“鉴于……我现在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回到一切发生前。”

        “无趣。”扁鹊拒绝的很果断。执意赴死的人,筑梦师还是第一次见。


        相处的久了,扁鹊与屋主之间,也随着世俗一般,有了层窗户纸。应该捅破吗?或是保持原样呢?未知,永远是限制人类行动的首要因素。

        扁鹊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我……能问问你对我的态度吗……”

        背对着自己,扁鹊看见屋主浇花的手顿了顿,随即是一声清脆的笑:“嗯……相遇,即命,听天由命。”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至此。扁鹊攥紧了拳头,拎起药筐,向屋主道了个别,走进了大雾中。

        两人在背影中,散了。


        筑梦师摇了摇头:“你觉得,在他心中,自己并不是个特殊的存在吗?”

        扁鹊没有表态,静静的站着。

        筑梦师又举起了提灯:“想看看屋主的想法吗?”


        一旦习惯孤独,就对热闹产生了抵触。万一再次孤独呢?屋主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山中生活着,找着答案。直到扁鹊到来的那一天,他找到了与世界的联系。

        两个孤独的人相遇,会发生什么呢?

        “他何时来呢?”这是屋主每天的盼头,就这么站在门口盼着。雾微微的有些凉意,屋主时不时会打个喷嚏,每每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渐行渐近,最终停在自己面前时,暖和起来也不过是瞬间的事。

        “别着凉了。”扁鹊的声音没什么感情起伏,但在屋主看来,是个温柔的人呢。

        屋主感到自己笑了。

        有时前来的人,并不是扁鹊。也会有迷失在雾中,前来歇脚的陌生人,并对屋主居住在此表示不解,屋主也接待了他们。

        不过对他们,屋主虽然笑着,眼神中却冒着寒光——为何要对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好脸色看呢。

        天的脾气谁都掌握不住,在那些坏天气的日子里,扁鹊无法上山,屋主就慵懒的趴在桌子上,和盆栽聊天。

        “雨天,真恼人啊。是什么时候开始……无法忍受孤独的呢……”

        “那个采药的家伙,好像还没问过他的名字,下次找个机会问吧。”

        “满脑子都是他……怎么回事……”

        心脏好吵……

        屋主把头埋在臂弯里,耳根红的明显。

        扁鹊一时有些不敢相信。

        ”我曾经,有个伙伴。”筑梦师开始了自己的叙述,“他和我一起在这里工作,但发生了一些事,他离开了……我终究没能……”

        筑梦师没有说下去了:“你就很像当初的我,人这一生,不应后悔才是。本来我是要带你去冥界的,但实在是不忍……何况你太急性子了,连屋主的话都没听完就断章取义,真是……”

        扁鹊很是急切:“他说了什么吗?”

        筑梦师微微一笑:“那你是否选择,回到之前呢?”

        屋主浇完花后,走向了扁鹊,站定在他的面前,脸有些微红:“但与你的这段缘,我想自己把握。”

        扁鹊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笑了,摸上了屋主的头:“这样啊……正巧,我和你一样。”

        黑暗中,筑梦师别过头,对着空无一人的身旁说着:“你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对吧?”

        四周仍是令人窒息的黑暗。

        一声轻轻的叹息,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呢……他回不来的……

        “嗯,我一直都在。”

        迷雾散去,黑暗褪尽。

scp169 不可收容之物

♢小短篇的回归

♢169这个项目呢,“无法被基金会收容”

♢愿喜欢(•౪• )

————————————————————————————
        何为命运?那是所有生物都想反抗的东西,同时也是所有生物不得不屈服的东西。

        对我而言,命运不像是风来回吹,命运是海洋,不论身处何方,我都在命中。它对我很仁慈,给了我相对自由的生活,当别的项目都被关在基金会时,我在海洋里缓缓游动。

        基金会里的每个项目,都有独立的收容设施。我想那的空气定是另人窒息的,夹杂着血腥和各种化学药品的味道。

        作为不可被收容的项目,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基金会的人一直焦头烂额于掩盖我的存在,深怕我对人类社会产生什么破坏。我本就无心打扰人类的生活,不必费心的。

        ……抱歉,编不下去了……刚刚说的都不算数,从头开始如何?

        好的?那么开始了。

        我被收容在一个独立的房间,这个房间里有维持我生命的海水,也许在别的生物眼中,这个房间大到难以置信,可对我也只不过像是一间单人卧室。

        细菌,这个无处不在的生物,在我的房间里肆意繁衍,久而久之,它们创造了自己的大陆,有了自己的生活模式,一切都井井有条。观赏细菌们的行为是我日复一日的消遣。

        不能小觑任何生物,细菌们很小,但每天都会给我惊喜,它们的文明多种多样,并且一直在进化,本来我应该对此产生兴趣,但过于发达的科技,使它们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还视我为威胁。

        细菌们有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想着要将我收容,可无奈于我的体积过大,只好作罢。

        我为你们提供了生存的空间,现在却反过来想将我囚禁。

        还请不必费心才是,我已经被收容了,被关在这个被细菌们称为“地球”的地方。

        自以为主宰着一切,其实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罢了。那照这样看来,将我收容的那位大人,也不见得是活在最高的位面了。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呢?算了,这也不是我能涉足的问题了,何况……我贵有自知之明。

        不论细菌的寿命再怎么延长,它们逝去的那天,我仍会唏嘘它们的脆弱,世上的不可抗力太多了,即使是我,也……

        仔细算算,快要到清洁收容所的那天了。清洁一向是一丝不苟的,所以仅有少数细菌能得以存活,一个月一次的清洁,我觉得有些频繁。试想一下,每个月都会听到无数细菌的哀嚎,真令人抓狂。

        不过下一个月中,又会有另外的细菌开始生长,再创造出经得住我欣赏的世界,再在月底被全盘毁灭。

        想想真是可悲,真是无趣——这个像套娃一样的世界啊。

[雷安]又一春

♢第一次写这样的格式,希望喜欢

♢小短篇,嘿嘿 @小香波

————————————————————————————

起初,安迷修只有“流焱”
剑芒似火,却不失温柔
和它主人一样,不是吗
不知何时,又有了“凝晶”
没有人知道原因
也没有人想去知道
“反正,安迷修还是老样子没变。”
双剑的主人笑了笑
像春天的暖阳

安迷修不喜欢春天
春天很残忍
他如是说着
在冬天好不容易冻结的河
在春天又会被迫流淌
没有人理解他的意思
也没有人想去理解
“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流焱”的颜色暗了几分
不及“凝晶”的那般鲜艳了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这是师傅给安迷修的祝福
温柔的少年,并没有收获温柔
他遍体鳞伤
不,不是指他身上的伤痕
被揭了一遍又一遍的伤疤,他藏的很好
难怪,不喜欢春天啊

安迷修总会想到雷狮
明明我这么努力的想融入这个世界
你却拼了命的想和世界背道而行
他羡慕他,或许不止如此
正义?邪恶?
无聊的慰藉罢了
“你我的信仰完全不同
如何被准许相拥?”

“凝晶”取代了“流焱”
冷冰冰的剑,冷冰冰的心
起码不会再痛了,对吧
剑的主人笑了笑
他仍有他的执着
坚不可摧的背后
是麻木吗?

伤疤终究变得难以愈合
安迷修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看见雷狮向他走来
“你赢了。”抱歉,没能笑着恭喜你
下一秒被雷狮整个揽入怀中
暖暖的
“想哭就哭吧,没人看见。”
“……我不需要。”
若你不曾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我来做你的世界,如何?
刹那间,泪水决堤而下

嘘,听见了吗?
某处的冰融化了
又是一个春天了

[安雷]游戏“人生”(下)

♢如果想让剧情流畅一些的话,请务必,务必戳头像看一下上篇和中篇呢(强行暗示)

♢文章见链接,ooc,愿喜欢 (•౪• )

@小香波——本名墨书 历经n天,我的坑平了

scp017 染

♢关于017的私设,请阅读 @小香波——本名墨书 的文章,是017的视角,请务必先看

♢此篇文章是“恶”的视角,愿喜欢 (•౪• )

♢文章见链接

scp033 丢失的数字

♢项目第一人称视角

♢由于临近开学……你们懂的,写文活动暂停

♢我想站028与033这对cp怎么办

—————————————————————————
整个世界是由多个世界组成的。

不不不,这不是玄学,这是事实。

世界的定义是很模糊的:佛说“一花一世界”;蚂蚁说“地底世界”;男方对女方说“你是我的世界”。

但我对最后一个说法没什么感觉就是了。

虽然不同世界的运转模式不同,但遵循的是同一个规律——有法律,有不同的小群体,当然,也不可避免的会有犯罪。

是吧,和人类社会简直一模一样。

而我的世界,是数字的世界。

我们的历史,其实远比人类想象的要久。广为人知的事实是——“玛雅人创造了我们”。其实我们一致认为,说是“玛雅人发现了我们”更为恰当。

这就和你们人类历史上发生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差不多。数字本身就存在,这一切只不过是人类文明和数字文明的碰撞。

新大陆的发现,导致了后续的殖民运动;而文明的融合,导致了“数字服务于人类”的结果。

但我们并没有对此不满,弱肉强食本就是无可动摇的法则。更何况,人类与数字一直是和平共处的。

问题是,我呢?

你们把我丢下了。

我在数字世界里,属于较高强度的存在。

曲高和寡,是这个道理吧。

总之,别的数字对我的态度,就是不明觉厉。没有人理解我,他们畏惧我。

算了,可能在人类世界里,我能有机会发挥自己吧……
我发现我错了。

或许我根本上就是个异类,是个不被认可的怪物。
我连与人类的接触都做不到。

我想让人类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将自己呈现在任何载体——纸,电脑之类的物质上,但这个世界,已经在缺少我的情况下构建了错误的三维空间。

大概……把错误当成真理是人的通病。

这就导致我被这个世界视为“相悖”的存在。

一切被我利用过的载体,在一定时间后就消失不见了,我就不得不转移自己。

这个世界,全盘错乱。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在缺少我的情况下,人类世界还在继续发展,发展的程度与速度皆令人发指。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一台机器缺了个零件还能完好运作!

我不能让你们一错再错。

既然这个世界的毁灭是必然,我不妨让这个结局来的早一些。

首先我要做的,就是让人类放松警惕。不得不说,人类世界里聪明的人很多,但只要抓住他们的欲望,一切都易如反掌。

我是个特殊的存在,对于人类而言,就是个新的知识。人对知识的渴求,恰好是我的突破点——几位数学家,利用我反驳了黎曼假设。

其实光是反驳黎曼假设这一点,就足以让人类世界混乱了。

但那不够,我要人类世界毁灭。

既然我为数学家解决了难题,那我的报酬,就是转移到数学家附近的电脑里——只要借此让军方网络崩溃,就都结束了!

什么都会在密集的核打击里灰飞烟灭的。

世界会恢复正常。

葬送掉数字的世界我也在所不惜。

但人类的自保程序太强大了,SCP基金会的出动,解决了问题。

我被抓住了,冠以破坏”秩序”之名,真是讽刺。

在基金会里,我遇到了知识——scp028。

“你竟然敢利用知识毁灭人类世界?”他对此表示不满。

“是,又如何呢?”我不甘示弱。

他表示出了杀意:“那么,你的存在,是否证明了……我的存在,是错误的?”

“呵,似乎……是这样呢。”我突然对这个项目多了一丝好奇。

真是有趣,我们彼此,是相悖的存在啊。

(我觉得028和033这对好萌啊 \(//∇//)/
按耐不住的腐女心)